我的初戀

  • 原唱:鄭進一+賀一航
字型

口白
鄭:時常聽到朋友講食夠40外歲還不曾初戀
實在真悲哀!也哪講到我的初戀……
鄭:人講每一人的一生中,初戀是最難忘
為何我會嚇嚴重,頭一拜就著重傷
還記憶彼年我讀高中,全班算算我尚俗
阮那班的流行騎野狼我是騎孔明車
落輪又破風
賀:呼呼:初戀有什麼好講呢?
要講 講我的初夜,初夜喔!
鄭:頭一暝喔!
賀:哈!對!
貿:人講
每一人的一生中,頭一夜是最難忘
因何我那會沒印象,莫非我還是原封
還記憶彼年我升國中,漢草已經蓋粗勇
阮那班的對我攏真尊重
全班選我,負責扛便當
鄭:嗯!算書讀了沒蓋好啦
賀:哈哈!那裡那裡
阿你彼冬陣在學校冊讀了好啊不好
鄭:嚨!歹講啦!你聽看覓就知
若是講到讀書我向前衝,追求父母的理想
堵到女生我就沒路用。身軀就像中風
有一工四界攏有聽人講,班上飛來一隻鳳
才知影新來同學中有一位美到看得會抓狂
賀:喔!恁學校是男女合校
鄭:歹勢啦!啊甘嚨講恁攏是攏查甫
賀:阮攏查甫啦,啊嘛讀書呼我是無你搞啦!你聽看
覓你就知!
若講考試我就向後衝﹒英文數學保持兩個洞
祇有把七仔是我的專長,人人叫我魁手龍
有一工福利社的小夢,問我晚上到底有沒有空
原來伊對我早就蓋欣賞,招我散步啊,煽東風
鄭:嗨嗨!啊喲!無簡單喔!唉!若是我就沒同款哩!
賀:你是按怎呢?
鄭:我就講我就有一個新來的同學真美啊!
啊!但是呢!
鄭:人請美人自古配英雄,哮呆就交楝愍
我甲伊三年的同窗,連手嘛不曾摸
有一工我四界攏有聽人講﹒伊嫁了不好塊甲人
做菲佣啦
賀:啊可憐喔!
鄭:人生在世起起落落,宛如一場春秋大夢
賀:啊!有影啦,這個人生就是按呢旱旱啊啦!麥想下多啦!
鄭:你麥講我,啊尾啊彼個小夢約你啊你甘有去?
賀:有啊!阮全家攏同意啦!
鄭:按呢喔!
賀:阮阿公借我一舒彼個老西裝,我偷穿阮爸的瓦筒
歸路的人對我金金相,欣羨怨妒在心中,
想抹到才堵堵啊麥開始爽,一台卡車駛來甲我撞
我哎爸叫母一聲慘叫,好裡加在呼!是白日夢
鄭:原來是做夢的喔!
賀:哼啊無仔是麥按喏
鄭:啊按呢就無採啊哩
賀:喔你嘛卡有良心哩
鄭:開玩笑啦啊尾啊甘講彼個小夢有去找你呶?
賀:定定寫批給我啦,我就無閒回批
鄭:啊所以講啊尾啊你甘不曾交到小姐
賀:無啦!嘛是奄彼個名有夢我就不要
鄭:按呢喔,夢若放後面就不要緊,啊若放頭前,它有要緊
賀:頭前後面攏無好啦!哩都夢遺夢洩彼攏無好啦…………﹒


      • 原唱:鄭進一+賀一航
      字型

      口白
      鄭:時常聽到朋友講食夠40外歲還不曾初戀
      實在真悲哀!也哪講到我的初戀……
      鄭:人講每一人的一生中,初戀是最難忘
      為何我會嚇嚴重,頭一拜就著重傷
      還記憶彼年我讀高中,全班算算我尚俗
      阮那班的流行騎野狼我是騎孔明車
      落輪又破風
      賀:呼呼:初戀有什麼好講呢?
      要講 講我的初夜,初夜喔!
      鄭:頭一暝喔!
      賀:哈!對!
      貿:人講
      每一人的一生中,頭一夜是最難忘
      因何我那會沒印象,莫非我還是原封
      還記憶彼年我升國中,漢草已經蓋粗勇
      阮那班的對我攏真尊重
      全班選我,負責扛便當
      鄭:嗯!算書讀了沒蓋好啦
      賀:哈哈!那裡那裡
      阿你彼冬陣在學校冊讀了好啊不好
      鄭:嚨!歹講啦!你聽看覓就知
      若是講到讀書我向前衝,追求父母的理想
      堵到女生我就沒路用。身軀就像中風
      有一工四界攏有聽人講,班上飛來一隻鳳
      才知影新來同學中有一位美到看得會抓狂
      賀:喔!恁學校是男女合校
      鄭:歹勢啦!啊甘嚨講恁攏是攏查甫
      賀:阮攏查甫啦,啊嘛讀書呼我是無你搞啦!你聽看
      覓你就知!
      若講考試我就向後衝﹒英文數學保持兩個洞
      祇有把七仔是我的專長,人人叫我魁手龍
      有一工福利社的小夢,問我晚上到底有沒有空
      原來伊對我早就蓋欣賞,招我散步啊,煽東風
      鄭:嗨嗨!啊喲!無簡單喔!唉!若是我就沒同款哩!
      賀:你是按怎呢?
      鄭:我就講我就有一個新來的同學真美啊!
      啊!但是呢!
      鄭:人請美人自古配英雄,哮呆就交楝愍
      我甲伊三年的同窗,連手嘛不曾摸
      有一工我四界攏有聽人講﹒伊嫁了不好塊甲人
      做菲佣啦
      賀:啊可憐喔!
      鄭:人生在世起起落落,宛如一場春秋大夢
      賀:啊!有影啦,這個人生就是按呢旱旱啊啦!麥想下多啦!
      鄭:你麥講我,啊尾啊彼個小夢約你啊你甘有去?
      賀:有啊!阮全家攏同意啦!
      鄭:按呢喔!
      賀:阮阿公借我一舒彼個老西裝,我偷穿阮爸的瓦筒
      歸路的人對我金金相,欣羨怨妒在心中,
      想抹到才堵堵啊麥開始爽,一台卡車駛來甲我撞
      我哎爸叫母一聲慘叫,好裡加在呼!是白日夢
      鄭:原來是做夢的喔!
      賀:哼啊無仔是麥按喏
      鄭:啊按呢就無採啊哩
      賀:喔你嘛卡有良心哩
      鄭:開玩笑啦啊尾啊甘講彼個小夢有去找你呶?
      賀:定定寫批給我啦,我就無閒回批
      鄭:啊所以講啊尾啊你甘不曾交到小姐
      賀:無啦!嘛是奄彼個名有夢我就不要
      鄭:按呢喔,夢若放後面就不要緊,啊若放頭前,它有要緊
      賀:頭前後面攏無好啦!哩都夢遺夢洩彼攏無好啦…………﹒

        建立新的分類

        歌單編號

          錯誤回報


          前往登入會員
          掃CODE或分享這首歌給朋友